• 首頁 > 娛樂八卦 > 正文

    臺灣歌手曬年夜陸身份證:來成都 做一個通俗市平易近
    發表時間:2021-12-03 02:06:3002:39   來源:本站    點擊:4397475

    摘要:致大海 ,致愛麗絲簡譜 ,桎梏怎么讀 ,桎梏的意思

    11月27日,58歲的臺灣歌手千百惠在抖音發布了一則短視頻,曬出自己的大陸居民身份證。很快,“千百惠高調曬出大陸身份證”的話題登上熱搜,閱讀量達到1.8億。

    她也沒想到,會以這樣的方式重新和大家見面,“我覺得這就是個奇跡”。

    上世紀80年代,憑借《走過咖啡屋》《想你的時候》等代表作,千百惠紅遍華語世界,成為幾代人的記憶。就在風頭正勁之時,因為家庭,她選擇淡出歌壇。

    而再次受到大眾關注,時光已匆匆走過30余年。

    12月1日下午,紅星新聞記者見到了定居成都的千百惠。她說,對于過去,她不會感到失落;對于現在,她感恩大家的關注;對于未來,她將繼續熱愛唱歌。

    ↑2021年12月1日,四川省成都市,千百惠

    ↑2021年12月1日,四川省成都市,千百惠

    定居成都,做一個普通市民

    ——“喜歡打麻將,喜歡吃紅糖糍粑”

    成都錦江區,一家位于20樓的明星經紀公司,黑色的沙發上,坐著一襲黑衣的千百惠,高幫皮鞋也是黑色的,全身只有鞋底泛著綠色。

    “大家好!”她一邊整理著額前的發絲,一邊向公司的工作人員和記者問好。工作人員把麥克風別在她的領口,她看了看東邊的窗戶,窗外是延伸至龍泉山脈的城市樓群,她現在的家就在某一棟樓里面。

    今年3月,她定居成都。幾個月過去,她對這里已經很熟悉。

    “之前疫情期間,我住的附近有幾個封控小區,我像大家一樣,去排隊做核酸檢測。”她說,她已經適應了成都的生活,就是一個普通市民。

    現在,她就像許許多多的成都大姐姐一樣,喜歡打麻將,并且學會了成都麻將的打法。還喜歡逛街,流連于成都的寬巷和窄巷。雖然還沒適應成都的“辣味”,但是特別喜歡吃成都的紅糖糍粑。

    ↑千百惠定居成都

    ↑千百惠定居成都

    千百惠第一次來到成都是上世紀90年代,飛機落地后,她在街邊聞到了“家鄉的味道”,她說,在臺灣故鄉,家附近也有一家川菜館。此后來成都,她看到一排排平房變成了高樓大廈,驚嘆之余“有些認不出來了”。但成都的悠閑,她認得出。“一到成都,人馬上就會悠閑起來。”她說。

    為什么選擇在成都定居?“成都和我故鄉的空氣很像,帶點濕潤。另外,成都的音樂(產業)發展也很好,很多歌唱家都是成都人。”她說。

    為此,千百惠還專門出了一首名為《留在成都》的新歌,她唱道:“漸漸熟悉每一條街地鐵幾號線,一起裝扮溫暖的家寬敞房間。“這個歌詞我特別喜歡,”聊起創作歷程,她說:“錄音的時候,我看著天空、看著高樓大廈,想著走過故鄉、走過北京,然后來到成都,恍惚之間,感覺祖國太大了。”

    身份證拿了20多年

    ——“不管身在哪里,祖國都是我強大的依靠”

    做核酸檢測那天是11月9日,她發了自己的第一條抖音視頻。她告訴大家,要積極地去做核酸檢測。一時間,網民們泛起了回憶,在關注疫情的同時,大家紛紛討論起《走過咖啡屋》。

    一周前,抖音視頻里的千百惠,又在一間錄音室,唱起了這首《走過咖啡屋》,被網民點贊14.6萬次。“轉眼間,幾十年過去了,我還是那個喜歡喝咖啡的千百惠,你們還喜歡我嗎?”視頻里,她告訴大家。

    微信圖片_20211202204523.png

    ↑千百惠在短視頻中曬出身份證 視頻截圖

    雖然2003年她已經復出歌壇,偶有演出,但“存在感”始終不高,微博粉絲一直只有幾萬。許多微博推文,只有寥寥幾條評論。11月27日那條曬出大陸身份證的視頻,則讓她徹底重回公眾視野。“千百惠高調曬出大陸身份證”的話題很快登上熱搜,閱讀量達到1.8億。

    為什么要曬出身份證?“有的網民說,是不是要曬一下,然后來大陸掙錢?不是的。”千百惠告訴紅星新聞記者,這張身份證,她已經拿了20多年。“不管身在哪里,祖國都是我強大的依靠,為此我倍感自豪!”

    她說,申請大陸身份證很難,過程持續了好幾年,“當年申請下來的時候,我太激動了。”說著,她朝記者晃了晃手指上的戒指,說:“為了紀念拿身份證那天,我買了個戒指戴在手上,一直戴到現在。”

    熱愛音樂的初心還在

    ——“當時間帶著我再走回平淡,我也不回頭看你”

    千百惠的“頂流”人生還要回到上世紀八十年代與九十年代初。

    1982年,她以一曲《絲雨長巷》出道,其獨特的音色立刻受到了關注。街頭巷尾到處都是她的聲音,《走過咖啡屋》和《想你的時候》成為了一代人的青春記憶。出道后不到5年的時間,她開始在國際上嶄露頭角,參與綜藝節目、擔任形象大使……

    微信圖片_20211202203047.jpg

    ↑千百惠曾經的專輯封面

    那時候,走在街上,很多人認出她。她說,不想被打擾的時候,自己只能穿戴嚴實,低著頭走路。而今,街上很難有人再認出她了。

    但她并不因此而失落,她告訴記者,她已經將過去清零,那是《刺傷》帶給她的啟示,也是她對自己的要求。她會想念家人,也會想念老師和同學,唯獨不會想念過去的自己。

    在千百惠紅極一時的巔峰時刻,其師劉家昌專門為他寫了一首歌《刺傷》。光看歌詞,只是一首普普通通的傷心戀曲,然而,它對于千百惠而言,卻有著更深沉的韻味。面對記者,她又唱起:“當時間帶著我再走回平淡,我也不回頭看你。”

    對于現在,她沒想到會以這樣的方式重新和大家見面,“我覺得這就是個奇跡”。她說,這是一種恩賜,她特別感謝大家。

    對于未來,她依然葆有當年熱愛音樂的初心。她告訴記者,不論有沒有演出,即便不再上臺,她每天都會進行至少3個小時的發聲練習,這不僅僅是為了保證歌唱效果,也為了自己的身體健康。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