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 娛樂八卦 > 正文

    安倍狂言背后 藏著日本蓄謀已久的野心
    發表時間:2021-12-02 22:02:5302:39   來源:本站    點擊:4397412

    摘要:智冠羊奶粉 ,智房網 ,智多星是誰 ,智斗

    12月1日,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以視頻方式出席在臺北舉行的“影響力論壇”,鬧出不小的動靜。

    發言中,安倍稱日本“無法容許臺灣遭武力侵犯”“臺灣有事即日本有事,也等同于日美同盟有事”,還聲稱“我們必須超前部署,防范中國從空中、海上、海底不斷進行各種軍事挑釁”,威脅中國如采取“軍事冒險行動”,無異于走向“經濟自殺道路”

    安倍的狂妄言論立馬引發中方強烈抗議。昨晚,中國外交部部長助理華春瑩緊急約見日本駐華大使垂秀夫,就安倍發表涉華錯誤言論提出嚴正交涉。

    安倍已下臺,為啥又跳出來充當反華馬前卒?

    外交部就安倍晉三涉華錯誤言論提出嚴正交涉。圖源:外交部網站

    安倍是日本戰后任職時間最長的首相,去年由于“身體原因”卸任,近期又擔任了自民黨內最大派閥的會長。在任期間,安倍曾去靖國神社拜鬼,當時日本駐華大使也被中方深夜召見。不過,2020年卸任首相前,安倍貌似沒啥挑釁動作,中日關系保持了相對平穩,甚至小幅回暖。

    此次發言中,安倍專門提及自己在任時日本的“軍事成果”:因為每年增加防衛預算,如今日本已擁有147架最先進的F-35隱形戰斗機,日本還引進及自我研發新型巡航導彈,在與那國島及宮古島派駐陸上自衛隊,去年與美國舉行49次聯合軍演,等等。安倍還不忘踩中國,稱近30年來,中國軍費增長42倍,比日本高出4倍。言下之意,日本擴張軍力合情合理。

    下臺后仍不忘秀政績,不知日本新首相聽后作何感想。有分析認為,這是安倍在彰顯自己在黨內的存在感,展現權力掌控欲。安倍發言看上去是給“臺獨”勢力撐腰,其實還是借“大陸軍事威脅”為日本擴張軍備張目,與接連挑動臺海話題的美國勾聯,提升日本在太平洋地區的影響力。

    有臺灣網友一針見血:“日本就是軍國主義復辟,二戰侵略他國至今不反省,還恬不知恥說別國要侵略日本。”

    臺上有所收斂、在野“放飛自我”,這種做派是不少政客的慣用伎倆。不過,面對安倍這種鐵桿右翼、老牌政治家族的話事人,我們更要看到其背后日本深厚的右翼土壤

    安倍晉三線上出席相關論壇。圖源:臺媒

    過去數十年間,日本首相雖然換得跟走馬燈一樣,但整個日本社會日漸右翼化卻是大趨勢。這固然有經濟增長、日美同盟等因素的作用,更與戰后日本保守政治壟斷政權、保守勢力穩中見長密不可分。

    日本戰敗后,駐日盟軍司令部實行間接統治,完全延續了日本原有的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統治體制。在盟軍司令部的庇護下,與軍國主義有著千絲萬縷聯系的保守政治家集團被完整保留。同時,為壓制戰后的社會主義運動,盟軍司令部逐漸解除對軍國主義分子的處罰命令、恢復右傾各團體勢力、提前釋放在押戰犯等,這為今后日本新保守主義的產生儲備了政客群體。

    冷戰期間,日本政壇一度出現“保守”與“革新”相互對立與斗爭的局面。例如上世紀60年代,由于公明黨成立和日共勢力擴大,自民黨從未單獨獲得超過2/3的議席,一直無法修改《日本國憲法》。但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世界范圍內興起“新保守主義”思潮,尤其是90年代初泡沫經濟崩潰,日本政壇發生重大變化,以往“保革對立”的格局不復存在,整個日本政壇集體“右轉”,新保守主義成為主流意識形態。

    需要指出的是,源于歐美國家的新保守主義思潮更多反映在經濟領域,包括私有化、小政府、減稅等政策(如里根和撒切爾改革),但在日本,新保守主義突出體現在政治和外交領域,是“意識形態型”的“政治中心主義”,目的是實現日本政治和軍事“大國夢”。

    這就是日本政客不斷參拜靖國神社,不斷試圖擴充日本軍事實力、修改和平憲法,以及在東海、臺海、南海等問題上作出挑釁舉動的大背景。只要這種深厚的右翼土壤存在,無論內閣怎么換,日本政府的政策和價值取向就是可預期的,甚至容易滑向危險境地

    難怪新一屆日本內閣上臺后,有日媒戲稱,新內閣是“長著岸田面孔的安倍內閣”。因為前任內閣的防衛大臣岸信夫留任、前外務大臣茂木敏充任自民黨干事長,已充分表明安倍和菅義偉時期的安保和外交政策將得到延續。

    11月10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前排中)在首相官邸率閣僚合影。圖源:澎湃新聞

    日本國內有大量根深蒂固、能量充沛的右翼團體

    1997年,保守勢力團體“守護日本會”和“日本國民會議”合并,成立新的保守主義團體“日本會議”。合并前,“守護日本會”主攻宗教界,“日本國民會議”主攻財界和文化界,合并后的“日本會議”就成為橫跨政治、宗教、商業、教育等多領域的龐大右翼團體。值得注意的是,這些右翼勢力念念不忘殖民臺灣的歷史,致力于發展所謂的“日臺關系”。

    “日本會議”在日本47個都道府縣設有總部,在241個市町村下設支部,觸角延伸至日本列島各角落,成員人數為3.8萬人。目前,隸屬于“超黨派的日本會議國會議員懇談會”的兩院國會議員已有約290人,占國會議員總數的41%。此外,“制定美麗日本憲法的國民會”“保護皇室傳統的國民會”“一起參拜靖國神社的國民會”等右翼團體,也是“日本會議”的親密伙伴。

    從組織架構看,無論是新成立的岸田內閣還是此前的安倍、菅義偉內閣,“日本會議”的成員占比始終保持在7成左右。岸田本人也是“日本會議”成員,算上他,本屆日本內閣的20人中,有15人是這一組織成員。

    “日本會議”等右翼團體長期奉行“只做不說”原則,很少出現在日本媒體上,但他們在推動日本修憲、恢復日本“國格”等問題上尤其活躍,積累了巨大的政治能量。

    這些右翼團體采取“草根群眾運動+政治游說”的“上下并行”機制,逐步推動日本社會右傾化。比如釣魚島問題及東海大陸架問題的升級,就與日本右翼勢力的參與及挑唆以及日本政府對右翼勢力的表面上指責、暗地里支持合作有密切關聯。

    日本的新保守主義組織結構已形成并日益強化。安倍的涉臺言論看似狂妄出格,實際上背后是日本右翼勢力不斷鼓吹中國威脅,煽動民眾不安全感。這些舉動怎么看都似曾相識,我們千萬不能掉以輕心。

    文/綾波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