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 娛樂八卦 > 正文

    從“專業團隊”到“公共快閃” 美國的“搶劫文化”又雙叒叕進級了
    發表時間:2021-12-02 21:21:2902:39   來源:本站    點擊:4397382

    摘要:智能安防系統 ,智能dns解析 ,智囊全集 ,智聯卓聘網

    華輿訊 “快閃”一詞在人們印象中往往指的是一群人突然出現在繁華街區,然后整齊劃一地唱歌跳舞。 但實際上,快閃(flash mob)這個詞在英語中的字面意思就是“快速出現的匪幫”。因此當美國多地出現新型搶劫案件,數十人突然沖進商店搶奪貴重商品,然后在幾十秒內蜂擁而逃,這個詞匯就被十分自然的拿來形容這種新型犯罪。

    ▲電影《極盜車神》中來去如風搶劫“專業團隊”。(官方劇照,圖片來自豆瓣電影)

    ▲電影《極盜車神》中來去如風搶劫“專業團隊”。(官方劇照,圖片來自豆瓣電影)

    “快閃搶劫”并不是全新事物,2019年,倫敦著名的奢侈品商業區斯隆街上的香奈兒“快閃店(銷售季節性商品的臨時性鋪位)”就遭到多次搶劫,劫匪驅車前來,搶走限量款運動鞋后迅速離開。當時就有網友吐槽,“快閃店被快閃搶劫了”。

    近來出現的“快閃搶劫”,在“快”上可謂是一如既往,人數規模上卻可謂是直線上升。動輒數十人一起嘯聚而來,闖入商店劫掠,場面更接近人們印象中的快閃藝術。

    ▲洛杉磯縣警方公布的“快閃”監控錄像截圖。

    ▲洛杉磯縣警方公布的“快閃”監控錄像截圖。

    據加州核桃溪警方報告稱,有多達80人一起沖進了當地的高端服飾店諾德施特龍(Nordstrom),搶走商品后逃離。 舊金山一家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奢侈品專賣店則被40人組團搶劫。洛杉磯著名的貝弗利山也遭到搶劫,多家奢侈品店慘遭毒手。

    劫案中的劫匪往往手持錘子等工具砸開商店櫥窗,警方甚至懷疑,這些工具也是搶來的——美國著名家裝工具經銷商家得寶(home depot)此前報告稱,自家位于洛杉磯萊克伍德的一家奧特萊斯店遭到快閃搶劫,人群戴著滑雪面具空手沖入工具區,拿走了價值約400美元的錘子、撬棍等工具。 在這些工具的威脅下,店員沒敢阻攔這些人離開。

    警方稱,“快閃搶劫”犯罪“應該是”通過社交媒體組織的。 但無論是警方還是媒體都還沒能搞清楚這些組織工作發生在哪家社交平臺,如何運作。只是泛泛地推斷稱,有“本地犯罪組織”參與組織人員,提供工具,乃至幫助搶劫者在互聯網二手平臺上銷贓。

    美國零售業對這種犯罪怒不可遏,加州零售商協會主席在電視上稱,“我甚至不會將之稱為有組織犯罪,這是一種國內恐怖主義。 ”大型零售商百思買(bestbuy)則直接將自己三季度利潤下降解釋為“快閃搶劫”猖獗的結果。

    丨拿劫匪當英雄,美國媒體可謂輕車熟路

    能動員起數十人一同參與搶劫,快進快出組織嚴明,可見美國很大一部分年輕人不僅不憚于觸犯法律,對搶劫犯罪的“技術要點”也有相當理解。

    中國人常說“少不讀水滸”,但美國人對這類故事的推崇可謂是從始至終。 時至今日,人們都可以在美國的文藝作品中看到主人公驕傲地宣稱,自己是“法外之徒(Out Laws)”。 描寫劫匪故事的文藝作品,如《荒野大鏢客》、《雌雄大盜》、《末路狂花》等,往往被視為經典。

    ▲2009年,好萊塢再次將迪林格的故事搬上銀幕,動用了約翰尼·德普、克里斯蒂安·貝爾等“全明星陣容”。(電影《公眾之敵》官方海報)

    ▲2009年,好萊塢再次將迪林格的故事搬上銀幕,動用了約翰尼·德普、克里斯蒂安·貝爾等“全明星陣容”。(電影《公眾之敵》官方海報)

    美國暢銷書作家丹尼爾·柯伊爾在其暢銷之作《天才密碼》中提出了“優秀是一種習慣”、“一萬小時天才法則”等如今我們耳熟能詳的著名“雞湯”。 他在這本書中將美國20世紀初的銀行劫匪赫爾曼·拉姆奉為“一位偉大的導師”。 近來的“快閃搶劫”,在很多細節上也都能見到“拉姆技術”的影子。

    這名活躍于上世紀20年代的劫匪將搶劫從炸彈開道的暴力殺戮,變成了一項分工明確、精準科學的技術活。 事先多次踩點,提前布置模擬柜臺“彩排”,準備多條可以互為備用方案的逃跑路線,他的團隊用這套“拉姆技術”從美國各地的銀行席卷了數十萬美元。

    如果說對拉姆的推崇還可以說是具體的犯罪行為被抽象成了抽象的管理藝術,那美國人對拉姆的“衣缽傳人”,上世紀30年代“明星劫匪”約翰·迪林格的推崇就真的是國內社會問題的集中體現了。

    迪林格的犯罪手段更加暴戾,其團伙曾多次武裝劫獄并搶劫警方軍火庫。 1934年被擊斃之前,其團伙曾在劫案中殺害多名警察,迪林格也被美國聯邦調查局的傳奇局長埃德加·胡佛稱為“公眾之敵”。

    但美國人仍然對迪林格尊崇備至,將其視為“現代羅賓漢”。 其故事多次被搬上銀幕。 究其原因,就在于迪林格活躍時期正是美國的大蕭條時期,愁苦的生活使得人們需要一個可以用來逃避現實的幻想對象,銀行劫匪們的獵奇故事正好被媒體拿來填補這一需求。

    此外,銀行在那個年代被視為貪婪的象征以銀行為主要目標的搶劫團伙也被視為暴力對抗腐敗和權威的象征,添上了“反體制英雄”的光環。 今天的美國社會撕裂,矛盾尖銳,無疑也擁有了類似的土壤。

    丨為什么是西海岸:副總統為這事背黑鍋?

    “快閃搶劫”案件發生最集中的地區是美國西海岸的加利福尼亞州,美國中部大城市芝加哥也有類似案件,東海岸的紐約等城市則更顯“平靜”,出現的搶劫案都以“獨狼”作案為主。

    為什么會出現這種情況? 美國《華盛頓郵報》援引前舊金山警官、現司法學者吉姆·達德利表示,這是一場加州大企業和立法者一起制造的“完美風暴”。 達德利將兩個關鍵詞列為加州“快閃搶劫”猖獗的主要原因: “不追逐”政策和950美元重罪線。

    前者要求警方避免當場追捕犯罪嫌疑人,以免造成不必要的附帶傷害。 2019年發生的一起悲劇使得美國許多地方出臺了類似政策: 警方在駕車追緝一名涉嫌搶劫的15歲少年時上演了“飛車追逐”,最終嫌犯車輛撞倒一名13歲女孩致其死亡。 事后多名警員被警方“紀律處分”。

    警方推行“不追逐”的初衷是依靠監控視頻,在事后追捕犯罪分子,但由于疫情期間,人們普遍佩戴口罩出行,“快閃搶劫”使用的車輛也經常被提前卸下車牌,因此依據監控視頻找人變得十分困難。 “不追逐”的后果就是嫌犯蒙著面逃入人群,再想找到就如同大海撈針。

    ▲Santa Rosa蘋果店監控畫面。(圖片來自美國僑報,視頻截圖)

    ▲Santa Rosa蘋果店監控畫面。(圖片來自美國僑報,視頻截圖)

    后者則指2014年加州一項刑法修正案,其中規定盜竊案在950美元以上才可成為美國法律意義上的“重罪”(felony),否則只能作為“輕罪”(misdemeanor,字面意思是“行為不端”),一般無法判處1年以上刑罰。 報道有意無意地提到,“快閃搶劫”中每人搶走的財物價值在800美元左右。

    該法案也是時任加州檢察長,現任美國副總統卡馬拉·哈里斯一項備受爭議的“政績”:

    支持者認為,隨著經濟發展和通貨膨脹,侵財案件起刑點提升是必然趨勢。 且950美元的標準僅限于盜竊,搶劫犯罪并不受此影響。 近期“快閃搶劫”中零星幾名被抓獲的參與者,也都已經被檢方提起了重罪指控;

    反對者則批評,這項法案在侵財犯罪、毒品犯罪等一系列問題上推行了激進的“輕罪化”政策,在實踐中被當成了司法系統“甩鍋”的借口。 950美元的標準在實踐中變成了金額低于950美元的案件會被警方推脫敷衍,在小案子上節約司法資源對付大案的立法初衷,變成了放任小案不斷發生,坐視總體治安不斷惡化的打臉現實。

    據美國僑報報道,“快閃搶劫”引來眾怒后,洛杉磯檢方負責人出面,為自己的前上司哈里斯進行辯解: “如果認定我們上周末目睹的犯罪是某位民選官員的特定政策造成的,那么這種說辭是在試圖分散你對更大問題的注意力。 這(問題)比任何一位官員或任何一項政策都要大得多。 ”

    分享到:

     

    收藏